中青报:部分小区宽带提速卡在光纤改造有物业要收入场费

  “提速降费”让人们在互联网时代驶上信息高速路,获得公众大力点赞。但对有些用户而言,“提速降费”的梦想却难以照到现实,在政策的实施和具体执行过程中,“提速降费”在有的地方被卡在“最后一公里”:有用户升级网络服务套餐,交纳了更多费用,可网速却不一定更快;不少地区光纤改造“越往市中心越难推进”;一些老旧居民小区光纤改造成本高,也有的要被收取高额“入场费”……
  从国务院办公厅印发《关于加快高速宽带网络建设推进网络提速降费的指导意见》,到工业和信息化部发布《关于实施“宽带中国”2015专项行动的意见》,再到中国电信、中国移动、中国联通三大运营商相继公布各自实施方案,“提速降费”在政策层面获得大力推进。但在实际生活中,却存在“最后一公里”现象。
  但出乎意料的是,本想在春节假期体验高速网络的快感,但之前办理的10M网速宽带网络并没有达到预期效果,用家里的网络看iPad、看视频经常卡顿,特别是到了晚上,“就看着那个圈转啊转的,急死人!”小贺困惑地说,“之前以为钱交得多,网速就会快,但实际上网速根本没提升,跟我原来(每年)交1280元时4M的网速是一样的。”
  营业厅客服人员告诉他,更主要的原因是,“他们是老旧小区,用户们使用的宽带还是原来那种铜芯的老旧装备,没办法提速。”由于他们所在的小区尚未实现光纤改造,即使业主缴费升级了网络套餐,也无法整体提升宽带网速。
  李明宇是某电信运营商的一位网络工程师,他在工作中遇到很多因宽带装备老旧却难以进行光纤改造的情况。“不光用户急,我们也急,要落实国家‘提速降费’的政策,上面对我们是有任务要求的,我们去很多小区谈,想铺光纤进去,小区物业挡着不让进。”李明宇说。
  一份电信运营商的内部报告显示,作为提速降费工作的重要环节,光纤改造往往在“最后一公里”遭遇困难:由于城市规划中没有预留基站、交接箱等通信设施的位置,宽带建设时破路施工和架设交接箱等设备时遭遇“协调难”,需要众多部门层层审批;由于不少用户担心穿线破坏墙体建筑等,对施工不配合,导致“入户难”;光纤进入社区时,相关开发商、物业等要求收取数十万元“入场费”,导致“入场难”。
  南京邮电大学信息产业发展战略研究院院长王春晖表示,出现提速降费“最后一公里”问题的根源在于,按以往房地产开发模式,在楼盘开发建设时为了减少成本,将基础宽带驻地网的建设任务交给了特定某一家电信运营商,导致后期的光纤改造工程难以推进,而且用户也丧失了自由选择网络运营商的权利。